预订电话:18757217069

资讯中心

民宿发展陷入冰火两重天,我们需要的是好民宿

        城市化的滚滚洪流之下,民宿成为一种群体情绪的具象化表达。精英和大众走出星级酒店、快捷酒店,为一所农宅纷至沓来,愿意为一间房一个晚上支付千元。相应地,也有人愿意为一所农宅一年的使用权付出二三十万元,再花一两百万元装点一新。
        但在一片看似供需匹配的市场里,丰富多维的消费预期却与投资过热的经营困局相交织,演绎出一曲冰与火之歌。2015年上半年,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内的民宿激增超过四成,总数超过200家,民宿投资一片炙热。一年之后,记者对本土民宿市场调查发现,洗牌已经开始。那些无心插柳的捷足先登者已然进入收获期,但对于能否继续收获却充满疑虑;而那些一哄而上的有心栽花者,却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一门容易赚钱的生意。
         一个在大陆勃兴的朝阳业态,何以陷入冰火两重天的尴尬境地?而这首“冰与火之歌”又何时曲终?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至今都没有统一定义的行业。在日本,民宿是指“家族经营,工作人员不超过5人,房间10间,可容纳25人左右,且价格并不贵之住宿设施”。但在大陆,民宿却大多不是“家族经营”,而是投资者租用农宅经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星级酒店整洁干净、服务规范和标准化,但是价格较贵;农家乐价格实惠、亲近田园,但在设施和服务形态上比较初级;而民宿则是两者之间的折中和平衡,恰好满足了消费升级个性化和高端化的需求。”杭州八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马骞认为。他经营着一家为农家乐和民宿导流的网站。
        可需求和现实之间的裂缝却无处不在。市民杜女士就没能从民宿中收获她想要的心理体验。“我在莫干山住过两次民宿,一晚上一千多块钱,感觉不太值,潮气很重,小碎花的被单你都不知道干不干净,住宿以外的附加服务几乎没有,花同样的钱还不如住星级酒店。”
       “其实去年下半年景区民宿就经历了一轮洗牌,有些人进来之前充满期待,进来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,看到短期盈利无望就逃离了。”西湖民宿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封国仙告诉记者。封国仙最近对西湖景区内的民宿进行了密集走访调研,超过半数的受调研民宿尚未盈利,而且对前景感到迷茫。
        好民宿有三个门槛
        第一:创意门槛:不是农家乐、不是旅游、不是酒店
        创意门槛:不是农家乐、不是旅游、不是酒店
        民宿不是农家乐,即使它有的时候看起来确实像。和农家乐简单的、陈旧的、粗放的模式相比,民宿无疑是质的飞越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:投资门槛:投资要到位,回收不能急
        民宿资金门槛还是有的,拿最有名的莫干山为例,大致分成三个等级,像裸心谷和法国山居这样洋家乐模式,投资资金要上亿,而更具代表性的大乐之野、清境原舍、庾村、翠域、无界等等外来开发者,投资往往在千万级而一些本地开发者,例如遥远的山、居图、西坡民宿,投资是在百万级总的来说,民宿并不是拿一个空心村简单改造一下,它需要有其他内容来做承载。民宿投资回收期要比酒店短,但是一定比我们想象的要长。“许多民宿一到周末的确一房难求,可在非周末期间却门庭冷清,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,或者说,没能达到理想状态。
        第三:运营门槛:综合营销,整合地方资源
        运营方面,民宿就像服务业中的任何一个分支一样,有高要求、繁杂、琐碎、吃力不讨好的那一面。有风景还要有房子,找到景色最好的旧宅并拿下改造,这事比你想象的更难。民宿项目过于偏远导致的管理半径失效是常有的事儿。而运营、营销方面所有这些,都不是普通人能够以一己之力做好的,一个小规模的公司(或是运营团队)将会成为标配。当然,一旦能够完成大部分的前期准备,不管是钱、人、关系还是顾客,都有可能会反着找上门来。
        民宿客户需要更高品质,更多具有特色的和更好的消费体验。而民宿经营者需要的是更好的素质,更好的口碑和更强的营业能力。消费者和民宿老板需求能互相满足,民宿业才能走的更加长远。

Copyright © 2016-2017 德清县莫干山镇田青居客栈 版权所有 浙ICP备16031255号
公司地址:德清莫干山
   技术支持:湖州永拓
预订电话:18757217069


关注企业公众号